“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中的陰陽究竟指甚麼?
楊健才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本科生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語出《黃帝內經•素問•四氣調神大論》原文為﹕“夫四時陰陽者,萬物之根本也 ,所以聖人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以從其根 ,故與萬物浮沉於生長之門。 ”此養生原則向為歷代醫家所重視, 對此多有發揮, 可惜注解紛紜, 莫衷一是 。我個人認為其中問題癥結在於語中“陰陽”兩字是何所指。
本文上半部分先列舉種種具代表性的說法,並在每點之下提出我的疑問 ;下半部分再申述自己個人的見解及理據 ,意在舒發心中疑難 更期望有前輩高人指點 啟我矛塞。

各家的不同說法

A) 唐•黃冰《增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陽氣根於陰,陰氣根於陽,無陰則陽無以生,無陽則陰無以化,全陰則陽氣不振,全陽則陰氣不窮。春食涼,夏食寒,以養於陽;秋食溫,冬食熱,以養其陰。 ”
我的疑問 ﹕前段至“全陽則陰氣不窮”一句所說是陰陽互根之理。 之後“春食涼 夏食寒”起是說陰陽互制之法。 照黃冰所說,即是春夏制陽, 秋冬制陰。 那何不索性改為 :“春夏養陰 秋冬養陽”?!

B)清• 張志聰 《素問集注》﹕“ 四時陰陽之生長收藏, 化育萬物,故為萬物之根本。 春夏之時 ,陽盛於外而虛於內 ;秋冬之時, 陰盛於外而虛於內, 故聖人春夏養陽,秋冬養陰,以從其根 而培養之。”
我的疑問:四時陰陽明顯是指四季氣候的寒熱變化,即指自然界外環境之陰陽而論。所以春夏之時陽盛於外,秋冬之時陰盛於外,致於虛於內則指人體內環境之陰陽。但人體內之陰陽何可與天地間之陰陽相較量而論其虛實﹖雖然張志聰沒有說明養陰陽是如何養法﹖但他提出此種陰陽虛實之理實在教人費解。

C)明• 張景岳 《類經》﹕“夫陰根於陽, 陽根於陰, 陰以陽生, 陽以陰長, 所以聖人春夏則養陽, 以為秋冬之地, 秋冬則養陰, 以為春夏之地, 皆所以從其根也。 今有春夏不能養陽者, 每因風涼生冷,傷此陽氣 ,以致秋冬多患瘧泄 ,以陰勝之為病也。 有秋冬不能養陰者, 每因縱慾過熱, 傷此陰氣, 以致春夏多患火證,此陽勝之病也。”
我的疑問: 前段至“皆所以從其根也”一句所說是陰陽互根之理, 之後是說發病之因由是飲食起居生活的不當而傷及人體陰陽。 可見張景岳認為陰陽是指人體的陰和陽氣, 即春夏因寒邪傷及人體的陽氣, 而秋冬因熱邪傷人體的陰液 故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但夏季熱盛 ,更易傷陰, 秋冬寒冽, 又何嘗不傷陽 ﹖張景岳所說是否未盡合內經的本意所言的“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中的“陰陽”﹖

D)明 •李時珍 《本草綱目 》﹕“春月宜加辛溫之藥……, 夏月宜加辛熱之藥……, 長夏宜加甘苦辛溫之藥……, 秋月宜加酸溫之藥……, 冬月宜加苦寒之藥……, 以順冬沉之氣…… ,所謂順時氣以養天和也。”
我的疑問﹕ 據《神農本草經疏》 “春溫夏熱 ,元氣外泄, 陰精不足, 藥宜養陰; 秋涼冬寒, 陽氣潛藏, 勿輕開通, 藥宜養陽。 ”此說與李時珍所言大相徑庭, 但我個人認為較實際可行, 李氏之說, 未知有誰試過? 實際效果如何?希望高人指點。

E)明• 馬蒔 :“聖人春夏有養陽之道者, 養陽氣也 ;秋冬有養收養藏之道者 ,養陰氣也。”
清 •高士宗:“ 聖人春夏養陽 ,使少陽之氣生, 太陽之氣長, 秋冬養陰 ,使太陰之氣收, 少陰之氣藏。”
我的疑問: 馬蒔和高士宗所說的, 只是內經原文的另寫文字, 把精練的原文稀釋了而已 , 依然沒有揭示陽氣陰氣真正實質是哪 ,又如何養法﹖

F)有近人說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即是春夏養肝心, 秋冬養肺腎。
我的疑問 ﹕此說的依據是: 肝屬木 應春氣, 心屬火 應夏氣, 肺屬金 應秋氣, 腎屬水 應冬氣。 由於木火屬陽 、金水屬陰 ,所以到最後即是說春夏養肝心 、秋冬養肺腎。雖然人體五臟功能各有所主 ,但臟都藏精而不泄, 任何一臟有氣血陰陽之虛, 即可以虛則補之。 要知五臟五行關係重在平衡協調, 若有一端偏亢, 即為病態。 舉肝為例, 既然木旺於春, 肝又應之, 則制之還來不及 ,更何必獨於春季再盡是養肝?

G)又近人說: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實為修辭中的互備結構, 所謂互備是指﹕ 上下文各舉一語而其義互相具備的修辭手法 。運用得當時能在密切關聯的上下文里, 以簡略的文字形式而獲致完整的表達效果 ,亦即文去而意留, 字少而義備。
例如﹕《 素問• 痺論 》﹕“五臟有輸, 六腑有合”一句應正確地解釋為﹕ 五臟六腑皆有輸有合。 照此說則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即是 ﹕春夏秋冬皆要養陽養陰之意。
我的疑問﹕ 作這樣子解釋, 四平八穩, 在養生角度上說不出錯在哪, 但就使原文意義變得空泛無物。《 內經 》是古人的經驗結晶, 兼且書寫在竹簡之上, 字字費極工夫, 是件令人身心皆累的事 ,現將一份心血結晶改寫如此 ,不止使原文大大失真, 更有化神奇為腐朽之嫌﹗

下文申述我的一些想法

“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是一個治未病的養生原則, 可惜《 內經》 沒有在此直接指出陰陽的實質。 許多醫家惟有根據自己的認識, 將些東西套進“陰陽”二字里作解, 但是 陰陽只是種屬性 , 一種歸類而已, 萬事萬物皆可分陰陽, 於是乎各家爭鳴, 始終見解不一 ,在“陰陽”二字里頭, 各有各的道理。

陰陽實在是指同一事物相反兩端的屬性, 或相關聯現象對立雙方屬性的概括。

四時陰陽權在一丸紅日的升降浮沉
試想人類生存於天地大氣之間, 就和活在水中的魚一樣, 動靜行止乃至於呼吸 莫不與所處之大氣環境息息相關, 故環境好壞為生存質素之根本, 大氣環境之變化在於氣候之轉換,而春夏秋冬皆因日照多少而劃分,此為共識。
春夏溫熱, 日長夜短 ,動植物活躍繁茂, 生氣蓬勃, 此為陽象;
秋冬寒涼 ,日短夜長, 生物避寒蛰伏, 樹木落葉凋謝, 滿目瀟條,此為陰象。
由此可知,世上一切生命體的生活節律, 不論生長收藏 ,皆由天上一丸紅日之運行過程所主導, 日照升浮展現為陽, 日照沉降收藏為陰。《 素問• 陰陽應象大論》﹕“ 陰陽者, 天地之道也 ,萬物之綱紀, 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

人體內之陰陽受控於意與志之出入收發
人為萬物之靈 ,除可穿衣蓋被, 又有空調暖氣, 四季起居 ,依然隨意。 但這些人事上的措施 ,只是提供一種對外在環境的緩衝 ,減低自然氣候對人體的過度衝激, 使之易於適應而已。 四季時序又何曾因人為因素而逆轉? 不過《內經》有教人隨四時調攝意念之法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春三月…… 夜臥早起 ……以使志生……養生之道也。 夏三月……夜臥早起, 無厭於日,……使氣得泄……養長之道也 。秋三月……早臥早起……使志安寧……收斂神氣……無外其志……養長之道也。 冬三月……無擾乎陽, 早臥晚起 ,必待日光 ,使志若伏若匿……去寒就溫, 無泄皮膚……養藏之道也。” 此言調人體內之陰陽保健延壽之法。

我的結論﹕
綜上所述,《 內經》所言之養陽養陰, 無疑是指意志方面的調攝 ,通過調整意志使人體內的元氣的運行與大自然四時的陰陽運行同步 ,四時的陰陽為萬物生存之根本 ,故《內經》說﹕“春夏養陽, 秋冬養陰 ,以從其根, 故與萬物浮沉於生長之門。”又《內經》此句之“根”並非諸家言陰陽互根之根, 乃指四時的陰陽為人命之根本而言。

最後一問, 莫非古之導引養生術源出於此?

參考文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