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疹臨症一得
陳文彬
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本科生

所謂一症一得,臨床醫師在治療過程中所積累的實踐經驗,成為豐富的資產。現介紹一則病例,樣本雖然甚少,但通過理論與實踐得出的結果,仍然是有其特定價值。

濕疹(eczema)是一種常見的表皮炎症,特點是劇癢,以小丘疹為主的多種型態皮損,易滲出,易發作,易慢性化。

病因與變態反應有較密切的關係,誘因多與食物(如﹕魚蝦,牛羊),吸入物(塵,蟎,花粉),病灶感染,內分泌及代謝障礙,物理因素及神經精神因素有關。

中醫學究其本以禀賦不耐,飲食失節,嗜酒或嗜辣葷腥等動風之品,傷及脾胃,運化失司,濕熱內生挾風相搏於肌表,久則耗傷陰血轉成慢性濕疹,血虛生風致肌膚甲錯。

《內經》曰﹕「諸痛癢瘡,皆屬於心」,劉元素認為和心火相關,癢久傷及心脈,患者多有精神因素問題,或鬱或亢或令人惑亂,精神不振。所以有學者提出治療本病須加入安神之品如﹕珍珠母,茯神等重鎮心神,另僻蹊徑以止癢。

本文行文之際,正值筆者行醫之初,離開浸會大學校園,先要感謝教導過PDCM,BCMB,BCM的諸位老師們!

病例一則﹕
江某 女 47歲
濕疹病史10年,反覆發作,以四肢皮損紅疹癢痛,流水滋,結痂為主,精神壓力頗重。
經西醫治療以抗組胺藥,外用類固醇藥膏和鎮靜安定劑。初用療效好,但後期療效不顯。延診於中醫。
四診症見﹕
望﹕ 神清,顴紅赤絲縷縷,消瘦。
聞﹕ 聲音洪亮,口微穢臭。
問﹕ 四肢癢痛反覆發作10年,近1月加重,口乾欲飲惡熱汗出,納佳,便乾。
切﹕ 膚熱,脈弦有力
証﹕ 肺胃熱盛

治療方面以遲興毅教授調整免疫方劑
生地 30g 石膏 30g 黃芩 15g 苦參 10g 銀花藤 10g 大枣 4枚 炙甘草 6g
加味藥﹕ 地膚子 10g 蓮子芯 10g 穿心蓮 10g

治療過程將生地增至60g,生石膏增至120g才能清泄熱毒之邪,並收濕歛瘡。

運用生石膏用法用量首推”醫聖張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應用石膏組方有20方,最大劑量為1斤(約合現在250g),陳士鐸在《本草秘錄》中指出:“石膏救死之藥也,用石膏能變死為生。清代名醫陸懋修雲:“藥之能起死回生者,惟有石膏、大黃、附子、人參。有此四藥之病一劑可以回春。舍此之外則不能。

石膏功用﹕
1. 解肌發汗,主溫邪鬱肺 《名醫別錄》論石膏“解肌發汗。”後世醫家張錫純通過長期臨床驗證,發現石膏確有此功效。並明確指出:“解肌者,其力能達表,使肌膚松暢,而內蘊之熱息息自毛孔透出也,其解肌兼能發汗者,言解肌之後,其內蘊之熱又可化汗而出也。

2. 清熱瀉火,主氣分大熱 《名醫別錄》謂:“除時氣頭痛身熱,三焦大熱,皮膚熱,腸胃中結氣,解肌發汗,止消渴煩逆。

3. 清肺平喘,主肺熱實喘 《名醫別錄》載石膏能治“腹脹暴氣,喘息咽熱。

4. 清熱止痛,主胃火疼痛 金元張元素《珍珠囊》言石膏“止陽明頭痛,牙痛。

5. 透疹化斑,主溫熱病痧疹,發斑 石膏辛甘性寒,質重氣浮,入于肺經,既能清泄肺熱而透疹,又能清泄氣分實熱以解肌,入于胃經清瀉胃火而化斑。

6. 清熱解毒,主時行瘟疫 生石膏之清熱解毒作用,自仲景後被後世醫家所證實。《藥性論》謂石膏“解肌,出毒汗。

7.除煩止渴,主消渴 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有5方用於治療煩而渴,如白虎湯。

提出本病的目的在於在臨症用藥上委實需要賢師指導,才能放膽將中醫辨證論治和方藥相結合。

最後祝願後來的醫師者﹕「膽大心細,作個好中醫」